《大佛普拉斯》导演黄信尧,用“黑白”影像,对照“彩色”人生

所属栏目:文艺 编辑:导演帮 时间:2018-02-07 22:11:53 阅读:5941次

摘要: 作者/文森特 《大佛普拉斯》无疑是2017年最令人期待的华语电影之一。 它在第54届金马奖提名十项,最终斩获五项大奖,成为本届金马奖最大赢家。 赢得“最佳新导演”的黄信尧,拥有二十年纪录片拍摄经验,《大佛普拉斯》是他首次挑战拍摄的剧情片。 …

作者/文森特

《大佛普拉斯》无疑是2017年最令人期待的华语电影之一。

它在第54届金马奖提名十项,最终斩获五项大奖,成为本届金马奖最大赢家。

赢得“最佳新导演”的黄信尧,拥有二十年纪录片拍摄经验,《大佛普拉斯》是他首次挑战拍摄的剧情片。

“我把二十多年来的见闻放进去,对写实这块有非常大的帮助。”

从《大佛》到《大佛普拉斯》

《大佛普拉斯》主要讲述一名小人物肚财,因偷看佛像工厂老板的行车记录器,却意外发现了政商勾结的秘密,从而引发出一连串的连锁反应。连工厂里准备参加护国法会的“大佛”,都被迫卷入这场世间纷扰的故事。

黄信尧所关注的,是社会底层常常被忽略的小人物,这些人才是社会的多数,才是真正推动社会前进的人。影片用极具风格化的叙事和视角,营造出一场“底层人物”真实的“生活秀”。

电影的前身是短片《大佛》,黄信尧凭借此片于2014入围金马奖,短片《大佛》在金马奖期间受到评委钟孟宏的喜爱,两人得以认识,由此延展出剧情长片《大佛普拉斯》。钟孟宏主动提出担任长片的摄影,并让其公司全力支持拍摄。

为了让黄信尧和团队培养默契度,钟孟宏在拍摄《一路顺风》时,邀请他担任侧拍工作,记录了整个电影的制作过程。《一路顺风》剧组的学习让他迅速的掌握了。剧情片导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,《大佛普拉斯》整个电影的制作非常的顺利。

《大佛普拉斯》最终收获五项大奖,主要囊括技术类奖项,钟孟宏拿到最佳摄影,黄信尧拿到最佳新导演,拿奖也是对两人这次合作的最好肯定。

44岁的他,在领奖时也自嘲自己是“高龄新导演”。

对于黄信尧来说,《大佛普拉斯》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短片加长版,在创作的时候,保留了原短片中“两个男主角和一个男配角”的设置,之后重新去构思完成电影长片的剧本。

对于观众来说,《大佛普拉斯》采用“黑白”与“彩色”对立的画面呈现,给人印象深刻。

短片《大佛》黄信尧用黑白跟彩色交错的画面风格,其实最初是由于铜制大佛很贵,在短片拍摄时有经费上的考虑。导演选择用黑白拍摄,并且加深对比,极大程度上解决道具材质的问题。

在后来创作《大佛普拉斯》的过程中,黄信尧觉得要保留短片的风格和精神,电影核心仍聚焦在两个小人物上,并且依旧沿用黑白高反差的色彩,让这两位主线人物刻画得更加深刻。而戴立忍、纳豆、陈以文、梁赫群的加盟,也为电影呈现出另一种黑色幽默。

《大佛普拉斯》:符号下的“小人物之歌”

《大佛普拉斯》是一部极其写实而情感收敛的电影,兼具纪录片的真实与电影本身的美学。

电影情节极其简单,没有太多台词,主要靠穿插其间的旁白交待情节推进,虽然片名为“大佛普拉斯”,其实却与“佛教”没多大关系,更多是众生百相的一幅浮世绘。

如果要用一个词汇,去定义《大佛普拉斯》,大概就是“荒诞”。黄信尧将他的愤怒包藏在这样一个“荒诞”的故事里,用他“生而为人”所见的人生百态,谱成《大佛普拉斯》的黑色寓言。

在只见黑白,没有彩色的无名小镇,人人敬仰叩拜的大佛,也成为自身难保的“犯罪”避难所,这部电影便成为了印证人间“众生皆苦”的无力介质。

黄信尧并没有针对佛教或者是任何的宗教,之所以会选择佛教,纯粹是一个因缘巧合。导演在工厂里看到一尊制作中的佛像,然后开始有了这样一个剧本的概念。

导演想用佛像来代表想要传递表达的故事,借由“佛像”,观众可以想象成任何宗教,它代表的就是一个神灵的印象,并不只是佛教。

黄信尧的想法是:“神是不可质疑的,神出了什么状况都是神迹,过去生活在威权底下,以至于造成我们现在这种状况,太多不可挑战的事,就像电影里的那尊佛,里面装了什么,信众都不知道。”

在《大佛普拉斯》里,不仅只有“大佛”一处符号,比如“行车记录仪”连接的是公共空间和私密空间,黄信尧觉得:“行车记录器很像一个虫洞,因为它连结两个异世界,行车记录器的影像是车外的公共空间,声音却是车内的私密空间,但是观者却不知道空间内的人在做什么,形成了有趣的风景。”也成为《大佛普拉斯》剧情起承转合的重要关键。

电影几乎全闽南语的方式来呈现,对此黄信尧做了相当幽默的解释:“其实我只会两种语言:闽南语和普通话。闽南语是我的生活语言,所以用闽南语来表现或是撰写台词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。”最奇妙的是黄信尧自己在家里所录的旁白录音,却成为整部电影最具有独特调性的一面。

如果回到创作的初衷来说,拍片对黄信尧来讲是一个尝试、一个挑战,特别是拍不同类型的电影,对他来说是一个新的探索世界的机会。

对黄信尧来讲,创作需要不断突破,不断去尝试。剧情片只是一个开始,未来黄信尧还会尝试不同的创作方式,“不管是拍剧情片还是纪录片,或者是之后会想尝试VR、实验电影,对我来说,电影和创作就是我的生活,是一个会让自己觉得还蛮开心的事情。”

-END-

相关文章
今日头条
最新资讯
猜您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