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红色闽东行》第二十一集:《挥师南下迎曙光》

所属栏目:文艺 编辑:宁德电视台 时间:2018-02-14 19:46:21 阅读:16207次

摘要: 告别故土,挥师八闽,他们如何迈向“打过长江去,解放全中国”的伟大征程? 人地生疏,危机四伏,“南下干部”如何历尽千难万苦,剿匪支前,巩固政权? 扎根闽东,无私奉献,长江支队如何与老区人民同舟共济,谱写新时代的华章? 敬请收看《红色闽东行》系列 …

告别故土,挥师八闽,他们如何迈向“打过长江去,解放全中国”的伟大征程?

人地生疏,危机四伏,“南下干部”如何历尽千难万苦,剿匪支前,巩固政权?

扎根闽东,无私奉献,长江支队如何与老区人民同舟共济,谱写新时代的华章?

敬请收看《红色闽东行》系列

第二十一集:《挥师南下迎曙光》

解说词节选

【版权所有,严禁抄袭】

东侨,因海而生,伴湖而美,湖光山色,交相辉映,是海峡西岸经济区生态滨海旅游城市——宁德的崭新名片。

在东湖的北岸公园,有一座长江支队纪念园,格外引人注目。纪念园由主体纪念墙、主题雕塑、纪念亭、“三太”(太行、太岳、太姥山)刻石等组成,庄重而典雅。

那么,长江支队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?他们来自哪里?肩负着什么特殊使命?闽东人民为何要纪念他们呢?

1948年下半年至1949年初,解放战争进入决胜阶段。这一时期,我军以排山倒海、摧枯拉朽之势,一举夺取了辽沈、淮海、平津三大战役的全面胜利。面对中国未来的走向,毛主席发出了“打过长江去,解放全中国”的号召。

守护胜利果实,巩固红色政权,亟需一批年富力强、经验丰富的干部。为此,中央决定,迅速在太行、太岳两个解放区,动员和选调一大批成建制的人民武装和地方干部骨干,组成一支名为“长江支队”的队伍,随军南下,接管地方政权。毛主席和朱总司令还亲切接见了长江支队负责人,体现了中央的高度重视和无比信任。

怀揣着一颗赤胆忠心和建设新中国的使命担当,长江支队服从大局、义无反顾,冒着炎炎酷暑,风雨兼程,日夜行军,终于从浙江进入福建。他们迅速分成6个大队,奔赴八闽大地。

至此,从河北武安开拔,到抵达福建境内,长江支队历时6个多月,先后穿越8个省65个县,南下行程3000多公里。从此,他们也有了另外一种特别的称呼:“南下干部”。

9月19日,长江支队六大队共700多人,从宁德飞鸾坐船到达福安重镇赛岐,与中共闽东工委和闽东游击队胜利会师,旋即宣布成立中共福建省第三地委和第三行署。

除了生活上的困难,更严峻的是,国民党地方残余势力和地主、恶霸、土匪相勾结,与新生的红色政权武装对抗,是长江支队面临的生死考验。

古田杉洋,中国历史文化名镇,南宋理学家朱熹避“伪学”之祸,潜踪杉洋,在蓝田书院讲学,给这里注入了深厚的文化底蕴,从此这里崇学之风蔚然。

1950年底,国民党旧部网罗土匪头子黄直云、黄炳午,向杉洋区公所勒索3000块银元,扬言如果年底未能交钱,将火烧全村、血洗杉洋。

面对猖獗的土匪,长江支队队员、时任古田七区(鹤塘)区委书记关麒麟临危不惧,坚持驻守杉洋开展革命工作。见索取银元无望,一天,土匪发动了袭击,冲进杉洋,将关麒麟等10多名干部围困在一座地主的宅院里。凭借着高墙大院易守难攻的优势,关麒麟等人与土匪激战了三天三夜。

穷凶极恶的匪徒无计可施,抓走了几位区工队干部战士的家属,还放火烧毁了无辜群众的房子。

冲天的大火,考验着关麒麟和他的战友们。生死攸关之际,为了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免遭更大损失,关麒麟打开大门,挺身而出。当晚,长江支队队员关麒麟、孟连珠、刘学孔、赵克俊和28岁的农会主席余养强等五人被土匪捆起,押往村外。途中,孟连珠、刘学孔两人被土匪开枪杀害。而关麒麟、赵克俊、余养强等三人分别被土匪残忍地活埋。

多少年来,杉洋惨案的烈士后人,一直在寻找父辈的下落,始终无果。直至2017年11月5日,关麒麟、赵克俊烈士的后代才找到父亲牺牲地——卓洋乡秋弯场。面对落叶覆盖的土坑和长眠于此的亲人,年过七旬的烈士后代泪流满面,长跪不起。

从清末到民国年间,寿宁活跃着一个反动组织“大刀会”。国民党败退后,一些散兵游勇和潜伏特务,勾结“大刀会”头目和地主恶霸,形成一股反共反人民的邪恶势力,他们发动武装暴乱,杀害革命干部群众,给新生的人民政权带来了严重威胁。

1951年5月8日,寿宁大刀会头目李承柳纠集210多名匪徒,烧毁了下党杨溪头村农会主席杨显云的房屋,杀害了杨显云等4人,掠走全部财物,制造了震惊闽东的“大刀会反革命暴乱”。

长江支队队员、寿宁平溪四区区委书记李鸿儒得知后,义愤填膺,迅速带领区中队和武装班30余人前去平息暴乱。

中午时分,在南坡山七宝岗,李鸿儒带领的区中队和武装班与大刀会遭遇,与数倍于已的匪徒展开了殊死搏斗。

同期声:宁德市长江支队研究会 原副会长 赵恒强

大刀会有两百多人,区委书记带了区中队30多个人。寡不敌众,(李鸿儒)被土匪捅了十四刀,身上刺了十四刀。

同期声:寿宁县平溪乡屏峰村 村民 周光财

当时抬(李鸿儒的遗体)这里过来的时候,群众感到很难过,把我们乡的领导人杀掉,一定要给他们报仇,有的贫下中农泪都流下来。

不仅在寿宁山区,宁德沿海的革命政权也频频遭受大刀会的袭扰。1950年正月初九,三都澳大刀会300多人围攻当地派出所,企图营救被关押在这里的一名大刀会头目。长江支队队员、宁德(今蕉城)三都区委委员、派出所所长吕学政与匪徒英勇搏斗,壮烈牺牲。

面对这种严酷的局势,以长江支队为骨干的闽东各级党组织,紧紧依靠人民军队和广大群众,深入开展剿匪行动,严厉打击反动势力。经过长达10个多月的努力,终于彻底消灭了大刀会等反动组织和土匪、特务,巩固了新生的革命政权,并相继追认30多位英勇牺牲的同志为革命烈士。

历史选择了英雄的长江支队,长江支队谱写了光辉的历史。60多年前,这支以“长江”命名的南下大军,远离故土,扎根八闽。他们视闽东为第二故乡,与闽东人民同舟共济,砥砺奋进,在接管政权、维护政权、巩固政权的历史进程中,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实践中,奉献了聪明才智和毕生心血。

长江支队,一个特殊的部队番号,一个特殊的革命群体。她不仅是中国特定历史时期的红色坐标,更是用鲜血和汗水汇聚的无上荣光!

相关文章
今日头条
最新资讯
猜您喜欢